追蹤
那一天我們去看你
關於部落格
署新【癌症病患醫院外延伸照護計畫】全記錄
  • 809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學會死亡,才能學會活著2

小女兒點點頭之後,外婆把她帶回病房。
 
病房裡,江先生的媽媽正靠在他的耳邊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:「你安心的走,媽媽會幫你照顧二個女兒,你不要擔心,放心的跟佛祖去。」
 
江媽媽像是在跟兒子道別一般,江先生意識清醒,但無力掙開眼睛,只是點點頭。
 
我看江媽媽哭的很傷心,眼淚掉在兒子的臉頰上。我走上前去對她說:「江媽媽,妳不要太傷心,妳這樣子兒子也會難過的。等一下醫生只是幫他做一個檢查,這個檢查有一點風險,所以媳婦打電話告訴你們,請大家來看他。」
 
江媽媽馬上止住眼淚:「是這樣子啊!」江媽媽就到走廊上去了。留下疲憊的江太太與哭泣的大女兒在病房。
 
我拉著大女兒的手說:「姐姐,妳可以去告訴爸爸說:『爸爸加油!我好愛你』讓爸爸知道妳好愛他。」
 
大女兒怯生生走到病床旁,我拉著她的手,去握爸爸的手。她說:「爸爸你要加油!我愛你。」眼淚不斷的滑落下來。
太太緊握先生的手,開始對先生表達說:「爸爸,我們都愛你,你要加油!」
 
我退出病房,讓他們可以多說一些話。
 
我看到阿公來到,我前去問候。阿公用客家話對我說:「這個已經沒有救了,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,看開一點,每個人都要走這一條路,不要痛苦就好。我們都有準備了。」
 
我深深感受到江太太的心情,她的無助、憤怒、委屈、不甘,她不願放棄,卻又必須面對殘酷的事實。
 
下午二點,韋醫師在病房很快地做完腰椎穿刺,約一小時後,十幾位家屬都離開了,留下江先生的小舅子與妹婿在醫院。
 
我在走廊上遇見江先生的妹婿,他問我說:「下午做的是甚麼手術?」原來,江太太在情急之下,只是打電話叫他們過來,但並沒有說明怎麼回事,大家以為事態嚴重,每個人都請假來醫院看他。
 
「急事要緩辦,在電話裡說的不清不楚,大家都很緊張。反正現在已經沒事了,我叫大家先回去,不要讓老人家在醫院待太久。」他說。
 
「我感受到娘家與婆家之間關係有些緊張。娘家的人仍抱著一線希望,但婆家的人已做了最壞的打算。」我說。
 
「這是遲早要面對的問題,不能接受也得要接受。我十歲的時候父親與舅舅陸續因為癌症過世,對於死亡我看多了,也看得很開。也因為如此,我很注意自己的健康,菸酒、檳榔都不沾。既然碰到這種事,該怎麼辦就怎麼辦。」他說
 
先生的妹婿以過來人的經驗,認為癌症既然已不可治癒,就該理性面對。
 
太太一直處在分離的焦慮中,面對死亡一天一天的逼近,讓她瀕臨崩潰,幸好有教會義工給予她關懷與信仰支持的力量,讓她有一個安定的力量。
 
二天後,12/11先生的病情不樂觀。一早,家人帶二個女兒來看江先生,隨後送他們去上學,並交代說:「沒事不要打電話給我們,等確定斷氣了再通知我們。」
 
早上,教會義工一如往常為江先生唱詩歌、祝福,劉奶奶特地叫江先生的小舅子跟他說:「你放心,我會負起照顧姐姐跟你二個女兒的責任,你安心地走吧!」江先生點頭回應,並讓他們夫妻話別。當劉奶奶離開病房後不久,江先生就離世了。
 
太太語帶憤怒地打電話通知家人:「他已經斷氣了,你們現在可以過來了。」
 
因當天我不在病房,從他人口中得知那一天的情形。
 
12/15我打電話關懷江太太,她十分感激我們的照顧與陪伴。
「真正的難過是從喪禮完之後,妳要堅強,若有需要可以隨時找我們。」我說。
「為了二個孩子,我會堅強下去。」她說。
 
我心裡心疼江太太的遭遇。
 
面對危機,每個人站的立場不同,人生歷練也不同,就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。有時候,我心裡會演練自己是癌症病人或是癌症家屬時,會如何做?我也反省自己是否會因為「對於死亡看多了、看開了」就失去了同理心。
 
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一書裡,有二句話讓我感受深刻:
「生命中最要緊的事,學著付愛,以及接受愛。」
「學會死亡,才能學會活著」
 
我不敢說自己能「輔導」他們甚麼,只能說是「陪伴」而已。我們陪伴癌症病人與家屬面對生命的終點,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中,唯有如此,才能真正了解病人,幫助病人。在幽谷伴行中,我們得到啟發、得到激勵。病人與家屬就像是我們的老師,讓我們學習死亡是甚麼,才知道要如何好好的過生活、好好地去愛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書名: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
作者:Mitch Albom 白裕承
出版:大塊文化出版公司(台北市)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