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那一天我們去看你
關於部落格
署新【癌症病患醫院外延伸照護計畫】全記錄
  • 809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生死兩無憾

中午一點半,訪客時間到了,鳳嬌的先生明翰(化名)進來,安撫著不安的妻子。鳳嬌時而皺眉哀哼,時而昏迷沉睡,看起來甚是痛苦。
 
「鳳嬌先前有沒有簽DNR(不施行心肺復甦術)?」我問明翰。
「先前我曾經幫她簽過放棄急救同意書,她自己也表示過,如果病危時不要急救。這次她因為喘不過氣來,但是意識又很清楚,我們於心不忍,心想情況緊急,先救活再說。沒想到看她插管這麼的痛苦,雖然有一口氣在,卻是在受折磨。我與家人商量過,與其看她如此痛苦,不如拔管讓她回家,反正遲早都要走到這一步,已經住在加護病房18天了,對鳳嬌來說,在這裡多待一天,就多受一天罪。」
明翰轉過頭來,語帶不捨地對妻子說:「鳳嬌,我帶妳回家好不好?」
 
我相信在明翰的心裡,不論是插管或拔管,該讓妻子提早結束生命,或是讓妻子繼續靠著機器維生?對明翰來說都是如此困難而痛苦的決定。
 
「這是一個重大的決定,要與家人充分溝通,也要與醫生商量,拔管回家後,你們是否有能力照顧她?」我說。
「這也是我的擔憂,若拔管後鳳嬌並沒有馬上走,這樣是不是讓她最後的生命更加痛苦?」明翰說。
 
鳳嬌的爸爸在一旁,一語不發,心疼地不斷撫摸著女兒浮腫的手。
「今天的手比昨天好些,沒有像昨天那麼腫。」鳳嬌爸爸安慰自己說。
但是鳳嬌的身體卻是一天比一天差。
 
鳳嬌爸爸出加護病房,換鳳嬌媽媽進來,也是不斷地握著女兒的手,。
「她還這麼年輕,為甚麼會是她?」鳳嬌媽媽深深地自責。
原來鳳嬌媽媽三年前罹患胃癌,一年後,鳳嬌也得了胃癌,但是鳳嬌媽媽現在病情穩定,完全像個正常人,而鳳嬌卻是飽受疾病之苦。在鳳嬌媽媽的心裡,認為是自己害了女兒。
 
「我昨天想了一夜,整個晚上睡不著,擔心鳳嬌就這樣回家,如果沒有馬上斷氣,不知道還要受多少苦?我們不是護士,沒有能力照顧她怎麼辦?是否要再送急診?」鳳嬌媽媽充滿焦慮。
 
「我們先聽聽醫生怎麼說,看看有沒有更好的辦法。」我將手搭在鳳嬌媽媽的肩膀上安慰她說:「這一年半來,你們盡力地照顧她,做得夠多,也做得很好。她能夠做您的女兒,是她的福氣,母女的緣分有多久,沒有人知道。她的時間如果到了,我們還是要放手,讓她好走。倒是您自己,要好好保重自己,鳳嬌也才能放心。」
 
「是啊,最後還是得放手,可是我會捨不得。」她哭泣地說。
此時,7C腫瘤科韋至信醫師來到,了解家屬的擔憂,他對鳳嬌媽媽說:「回家當然很好,但是她這種情形不適合馬上回家,先轉到7C比較好,家屬可以在旁邊陪伴。您不要擔心,拔管之後,可以轉到7C病房,我會為你們留一個病房。加護病房都是機器,不像一個家,7C比較像一個家。『家』就是隨時都可以看、可以陪伴,這樣比較符合人性。」
 
聽了韋醫師一番話,鳳嬌媽媽激動落淚,感謝韋醫師的協助。韋醫師伸出溫暖的膀臂,擁抱鳳嬌媽媽,說:「你們愛鳳嬌,我也同樣關心她,我替你們安排的,一定是對鳳嬌最好的,你們可以放心。」
 
醫師對家屬的擁抱,帶來很大的安慰,勝過千言萬語。
 
鳳嬌唯一的女兒婉玲(化名),就讀國中三年級,今天正是期末考的第一天。四點半明翰將婉玲接過來,在父母、兄姊、先生與女兒的陪伴下,將鳳嬌轉到7C。
 
一小時之候,我到7C病房,鳳嬌的家人都陪在她的身邊,韋醫師還特別拿手提音響及詩歌給他們聽,他們很感激,覺得病房裡有詩歌陪伴很不錯。
 
這片CD叫做「平安伴你行」,我對他們說:「每個人都需要平安,這時候你們更需要平安。」家人都點頭表示同意。
 
明翰說:「自從鳳嬌生病之後,女兒變得更懂事了,也許她知道媽媽正在跟病魔搏鬥,體會到媽媽的辛苦。」
我看看婉玲,她正在幫媽媽按摩雙腳,我對她說:「媽媽的生命剩下多了,趁這個機會跟媽媽說心裡的話,謝謝媽媽養育妳,告訴媽媽妳愛她。」
 
雖然婉玲心中感到很難過,但是她能夠有這個機會,在媽媽清醒時向媽媽道謝與道別,並且表達對媽媽的愛,是上天給的機會。若婉玲與媽媽道別,已是冰冷的屍體,豈不遺憾嗎?
 
次日清晨,鳳嬌在家人的陪伴下,從睡夢中走了。
 
有位ICU的護理人員告訴我:「加護病房是要救人救到底的地方,而不是放棄病人。讓病人拔管住進安寧病房,是我第一次遇到呢!」
 
安寧療護啟蒙者--桑德絲-- (Dame Cicely Saunders)說過一句話:「你是重要的,因為你是你。即使活到最後一刻,你仍然是那麼重要,我們會盡一切努力,幫助你安然逝去。但也會盡一切努力,讓你活到最後一刻。」
 
安寧療護」並非侷限一個「疾病」,一個「地方」或「場所」,而是一種「理念」。用安寧療護的理念來照顧末期病人,就是放棄病人嗎?除了使用高科技的醫療外,是否有更人性化的醫療方式?使病人有尊嚴的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,也讓家屬能順利渡過悲傷期,達到生死兩無憾。
 
在急重症醫療環境中,末期病人與家屬身心的痛苦如何緩解?在管路與機器圍繞中,如何提供善終的服務?面對死亡已不可避免的情境,又該如何與病人及家屬進行溝通?讓照顧的重點不再是如何去延長生命,而是如何去豐富生命,締造病患、家屬、醫療人員與國家醫療資源四贏的局面,值得好好思考。
 
文章引用【當我們同在一起】http://blog.yam.com/comforter300/article/19385452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