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那一天我們去看你
關於部落格
署新【癌症病患醫院外延伸照護計畫】全記錄
  • 809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困難的抉擇

蔡小姐連忙打電話給台北的二位小姑,顫抖的手,翻閱著電話簿,卻找不到電話號碼。「我現在腦袋一片空白,平常都找得到,現在怎麼找不到了?」蔡小姐焦急地說。
「不要急,冷靜點,仔細想想就會找到。」我在一旁陪著蔡小姐。
找到電話號碼之後,情急之下按錯了按鍵。「越緊張越容易出錯。」蔡小姐說。
打了幾通電話,「怎麼辦?一直在電話中,都打不通。」蔡小姐說。
 
二分鐘過後,醫生衝進來說:「現在正在急救中,我們已用了升壓劑,接下來你們要不要壓?要不要電?得趕快決定!」
「不能撐到明天嗎?」蔡小姐問。
「不可能!我們會急救三十分鐘,頂多撐三十分鐘。」醫生說。
 
醫生離開後,蔡小姐說:「我要怎麼決定才好?我不敢打電話給我先生,這樣只會讓他更擔心,小姑又聯絡不上。」
 
為了減輕她心中的焦慮,我說:「妳已經非常盡力,從普通病房轉到加護病房就已經先插管搶時間了,既然已經盡人事,接下來只能聽天命,如果只是為了撐一口氣見最後一面,卻讓阿嬤承受這麼多痛苦,我想妳先生一定會捨不得。」
 
「阿嬤平常就怕痛,讓她插管是萬不得已,原本想說可以多爭取一點時間,現在還要電擊、CPR,只是多撐半小時,有甚麼意義?我想就不要再急救了,我先生應該可以諒解的。」蔡小姐說。
 
蔡小姐簽署了「拒絕心肺復甦術證明書」。
 
「妳已同意放棄急救了,妳家裡有準備嗎?有聯絡葬儀社嗎?」我問。
「我現在就打電話請朋友幫忙,先生有交代過,要讓婆婆留一口氣回家。」蔡小姐說。
聯絡好所有事情之後,蔡小姐說:「從來沒有碰過這樣的事情,真的會不知所措,這麼短的時間要決定這麼多事情,真怕我做錯了決定。」
「妳真不簡單,是一個好太太,先生長期在國外,妳要照顧孩子和婆婆,我相信先生對妳的能力是非常信任的,而且妳盡心盡力照顧婆婆,婆婆必定感受在心裡。」我說。
「婆婆一直很疼我和我的孩子,她是一個好婆婆,我很感謝她。」她說。
聯絡好救護車之後,蔡小姐將婆婆送回家,我陪同她將婆婆送上救護車。
 
我想起趙可式教授的《安寧伴行》一書中,一個實際的案例,女兒不肯讓癌症轉移而疼痛不堪的母親轉入安寧病房,當肝腫瘤破裂、血壓急速下降,醫師立即施予心肺復甦急救術,當插入氣管內插管時,因病人痛苦掙扎,打落了數顆牙齒,最後血流滿面的插入。醫師急救半小時後宣佈死亡,在門外等候的女兒入內,清理母親的遺體,面對滿臉滿枕血跡,衣衫不整、前胸紫黑的母親遺體,驚嚇得一頭跪倒在地,用頭去撞母親的床柱,大聲哭喊:「媽!我對不起你!我對不起你!」
 
這是何等令人鼻酸的場面!當一個人罹患重症,死亡已不可避免時,是否讓他接受「心肺復甦術」,就成了親人最痛苦又難以做出的抉擇。
 
雖然蔡小姐放棄了急救,沒有等到先生回來見母親最後一面,但總比急救之後,皮膚受損、肋骨斷裂、承受劇烈的痛苦、造成更大的遺憾來得好。
 
二天後,我打電話關懷蔡小姐,她重感冒了。
「感謝妳那一天一直陪著我,給我很大的支持與幫助,我先生順利地回到台灣,不能見到媽媽最後一面有些遺憾,但我們會很堅強的。」蔡小姐說。
 
我請她多保重身體,並給予祝福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