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那一天我們去看你
關於部落格
署新【癌症病患醫院外延伸照護計畫】全記錄
  • 809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無憾

「你們是否有親人住過加護病房,有插管的經驗,婆婆才會有如此大的反彈?」我問。

 「五年前,公公曾經住過加護病房而且插管,二個月後往生,當時婆婆有表示以後絕對不可以讓她插管;而且隔壁有位老鄰居,插管後氣切,像植物人一樣躺在床上好幾年,婆婆也表示千萬不可以幫她氣切;昨天送婆婆到急診室時,她看見有位病人在急診室急救失敗,她再三叮嚀不可以幫她插管,也不要急救。可是,我們怎麼忍心不救她呢?」媳婦說。
 
看著婆婆哀求的眼神,媳婦心裡難過自責地說:「婆婆會不會怪我不讓她回家善終?」……
 
68歲的郭太太,因不明原因造成腦部出血,送進加護病房插管,經過腦部手術,三週後轉呼吸照護中心作呼吸訓練。過去二個月,郭太太一直沒有醒來,因健保局有住院天數的限制,接下來家屬需考慮繼續插管子到呼吸照護病房,或是氣切做長期照顧。郭太太也有可能脫離呼吸器,但因呼吸費力,幾天之後很有可能需要再插管,屆時是否要再將管子放回去,或是順其自然最後呼吸衰竭而走。
 
主治醫師花了很多時間向郭太太的四個兒女做病情解釋及溝通,希望家屬能充分了解,以便做正確的決定。這些決定沒有對與錯、孝順或不孝順,因每位家屬都有不同立場與不同考量因素,只希望能避將來的遺憾。
 
郭太太的兒子、媳婦認為媽媽生前就不愛上醫院,現在無意識又插著管子,多活一天就多痛苦一天,讓媽媽順其自然地走也算是一種解脫。
 
郭太太的二個女兒希望多看媽媽一段時間,一定救到底,十五年前父親曾住進加護病房,經過插管、電擊、心臟按摩等急救,短短二天父親就往生了,當時的情境至今歷歷在目,現在更不能眼睜睜放手讓母親離去。女兒們認為兄嫂不願意照顧母親,才會這麼做。……
 
70歲的家屬劉先生神情憔悴的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,他92歲的父親剛送進加護病房插管,他感慨地說:「家裡請了一個外勞照顧父親,我還有一位90歲的老母親,四年前氣切,像植物人一般住在呼吸照護病房,好不起來也走不了。原本說好兄弟姐妹分攤照顧的費用,現在都落在我的身上,我的經濟壓力很重,我很後悔當初讓她氣切。」……
 
吳先生的父親因呼吸衰竭在急診插管後送進加護病房,住院後發現疑似罹患大腸癌,他說:「在急診室時,以為”插管”是插”鼻胃管”沒想到是插氣管內管,因為對這一方面知識不足,才知道插管後需面對一連串的問題,因無暫時法脫離呼吸器,從加護病房(ICU)轉到呼吸照護中心(RCC)做呼吸訓練,又面臨洗腎、經常血便、輸血等問題,後來氣切轉呼吸照護病房(RCW)照顧。這次因為凝血功能不好,氣切傷口大量出血而再度進加護病房,這一段期間面臨心理的煎熬與壓力,不是外人所能了解。」
 
吳先生問我:「要從哪裡可以取得放棄急救同意書(他是指”預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”),我曾跟太太討論過,如果死亡已無法避免,就不要救我了。」
 
吳先生感慨的說:「看見這些年老又重症的病人,躺在加護病房靠著機器維生,急救是延長生命還是延長瀕死過程?是救命還是死前的凌遲?」……
 
在加護病房的病人大都是依照家屬的期待而活著,靠著一些儀器做形式上的存活;他們的尊嚴、意願在哪裡?但是,就家屬的立場而言,如何能不請求醫師盡全力的搶救醫治呢?
 
對於失去意識的重症加護病人,當自己無法做主時,急救到最後一刻難道是唯一的選擇? 是否可以選擇讓重症病人安詳有尊嚴的死亡?
 
我問護理人員說:「若病人清楚表達不要急救,但家屬堅持要救,你們會照誰的意思做?」
 
「這就是問題的所在,因為病人或死人不會告你,活著的家屬才會告你。況且,送來加護病房就是希望能夠延續生命,我們只能照著家屬的期望盡力救治。」他們回答。
 
當家屬將親愛的家人交付我們、信任我們,我們都會積極的為病人做最適當的治療;當病程發展到末期引發多重器官衰竭時,醫護人員還是會積極的處理,以減少患者的痛苦與不適,這就是對生命的珍愛與重視。
 
在加護病房看到許多家屬的無奈、病人的無助,誠摯祝福每一位病人也都能走得無憾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