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那一天我們去看你
關於部落格
署新【癌症病患醫院外延伸照護計畫】全記錄
  • 809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阿剛的恐懼與疑惑 之2

「我了解你的意思,你是說把有用的器捐出來幫助其他的人。我同意捐贈器官,但是要問爸爸媽媽的想法。」陳太太說。
 
「我贊成,把小愛化成大愛,這是很有意義的事。我們失去一個親人,卻能夠讓別人的親人繼續活下來,這樣犧牲很值得。」陳先生的三位姐妹持同意的看法。
 
「器官捐贈是好事,反正燒也燒掉了,為甚麼不捐出來幫助人?這也是一種資源再利用。」陳爸爸對女兒與媳婦說:「如果我死了,把我有用的器官捐出來吧!」
 
陳媽媽剛好來到,陳大姐問陳媽媽的意思,陳媽媽情緒激動的說:「不行,他是獨子,我捨不得。」
 
看見陳媽媽的情緒非常激動,大家就不再提這件事。器官捐贈不能勉強,家屬的意願應該受到尊重,家屬的感受也應受到關懷。
 
這段期間也發生一段小插曲,某師姐來探望,再三叮嚀斷氣那一刻,千萬不可以觸碰他的身體、不可以移動大體、不可以掉淚、不可以出聲,只要唸四字佛號,否則他就會痛苦難耐,一根頭髮掉在他的皮膚上,他都會像遭天打雷劈一樣痛苦,瞋恨心生起,墮入惡道。
 
佛法認為臨終最後一念,乃是超升或墮落的緊要關鍵。這樣的說法,讓陳先生的家屬對器官捐贈開始怯步,堅持斷氣時不能觸碰身體、助唸八小時內大人小孩都不能哭、除了唸四字佛號之外,一律不准出聲,深怕萬一出差錯,親人會遭受極大痛苦,影響他死後的去處。
 
為此,我上網查了一些佛教對於器官捐贈的看法,各派說法不盡相同,主要在臨終人是否有知覺感受?及對於臨終時間的界定不同,而有不同的做法。是與非、做或不做,並不能有簡單的答案。
 
佛法重視發願以後的實踐,因此不論人臨終時是否有意識,平常培養放下捨得的習性,做好佈施的各項準備。腦死病人能夠大體佈施,救人一命,也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。
 
~ 阿剛的疑惑 ~
 
第三天,陳先生病危,阿剛寸步不離的黏著媽媽,家人帶阿剛到床前跟父親道別。短短三天,即將失去父親的阿剛被迫成長,表現得格外早熟。
 
陳太太簽署了「拒絕心肺復甦術證明書」,阿剛紅著眼眶,拿著這一張證明書看了許久,提出一連串的疑惑問媽媽:
「為甚麼不救爸爸?
「甚麼時候要拔管?」
「甚麼時候心跳會停止?」
「拔管會痛苦嗎?」
「『急救只可能短暫的延長生命,但卻會造成病患身心極大的痛苦』是甚麼意思?」
「我不要爸爸痛苦……」在他的心裡有許多的疑問與恐懼。
 
我將他帶到一旁,一一向他說明,解除他心中的疑慮。
 
大人們七嘴八舌在討論著後事要如何處理,小孩也豎起耳多聽著,似懂非懂的。當孩子有疑問,大人總是回應:「小孩子有耳無嘴,大人叫你們怎麼做你們就怎麼做,不要問這麼多。」所以這些孩子一有疑問就跑來問我。
「為甚麼要助唸八小時?」
「為甚麼人死後不能碰他的身體?」
「為甚麼人死後會排便?為甚麼要留大便?」
「靈魂離開身體會很痛苦嗎?」
「是不是心跳停止了才能拔管?這樣會痛嗎?」
「爸爸會不會在去天堂的路上迷路了?」
「要怎麼樣做爸爸才會往亮的地方去,不會往暗的地方去?」……
 
孩子們幼小的心靈對死亡有許多的困擾、迷惑,而台灣一些民間的喪葬習俗更加深了小孩子的不安與恐懼。陳先生的家族信奉的是一般的民間信仰,對於自己的信仰認識的並不深入,在面臨死亡的時候,有些慌亂,以致孩子們對於死亡心生畏懼。
 
陳先生血壓、心跳下降時,護理人員通知家屬,陳太太與家人協助最後的擦澡更衣,之後拔管送往助唸室停放八小時。大人囑咐孩子們要不斷唸誦四字佛號,這樣爸爸/舅舅才不會痛苦,方能順利往生極樂世界,否則就會痛苦萬分、落入黑暗的地獄。千交代萬交代不可以說這個、不可以做那個,否則爸爸/舅舅就會如何如何,這種幾近恐嚇的說法,讓孩子們的恐懼大過於悲傷。
 
我提醒大人們不要用負面的說法,可以正面的說法,我們若能利用小孩子參與喪禮的機會,做健康的死亡教育,可使孩子對死亡產生健康的態度。
 
因為工作關係,經常會去探望喪家,有些膽子較小的太太會自責的告訴我:「他是我先生,為甚麼我會感到害怕?我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裡,我不敢看他的遺體或照片。」
 
上週,我家對面八十歲的陳老太太從加護病房往生,陳老太太禮佛多年,陳家是虔誠的慈濟人,家屬們悲痛之餘,從容、莊嚴地處理大體,整個喪禮過程隆重肅穆。
 
每一種宗教對於死亡都一有套詮釋,有深度信仰的人較能夠健康地面對死亡。
 
(全文完)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